牛金宝配资

第5次递交招股书,见知教育“逆风”上市能否如愿?

0

编者按:本文来源创业邦专栏美股研究社,创业邦经授权转载,图源:图虫。

今年,在线教育行业似乎处于“收缩”局面,学而思、猿辅导、高途等头部校外教育培训机构被处以顶格罚款,裁撤员工、削减业务等等行径相继而出。

资本市场似乎对在线教育行业有了新的考量。而此时,一家在线教育机构服务提供商欲“迎风而上”。美东时间7月13日,见知教育正式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递交招股说明书,计划在纽交所或纳斯达克上市。

其股票代码、拟发行ADS数量及预计发行价格区间都暂未披露。募资方面,见知教育拟筹集至多5000万美元。尚乘国际、路通资本为此次IPO联合承销商。

见知教育成立于2011年,是一家在线高等教育机构职业培训服务提供商,主要通过网络及移动平台向客户提供数字教育内容。

见知教育前身为森途教育,其曾于2016年5月11日在新三板挂牌上市,不过一年多后便选择了退市。至于退市原因,招股书里表示主要是因为新三板教育的股票流动性相对较低。往后几年,森图教育曾四度向港交所递交招股书,但均以失败告终。

曾四次折戟港交所的见知教育计划赴美上市,它的基本面如何?资本市场对它有什么看法呢?

3轮融资助“成长”

据天眼查显示,见知教育前身森图教育迄今为止共拿到3轮融资,分别是2015年9月1日的A轮融资,融资金额数千万人民币;2015年10月12日由秦兵投资的战略融资;以及2016年由光大证券和个人投资者投资的定向增发融资,金额数为2530万人民币。

股权架构方面,据招股书显示,IPO前森图教育的最大股东为王佩璇,通过RongDe Holdings持股49.31%;东兴证券,持股10%;ZhongSiZhiDa,持股20.69%;李美良,通过RoseFinch Aquarius持股17.24%;李金彪,通过JianXian Holdings持股2.75%。

营收增长依赖教育内容服务

见知教育通过整合教育内容,向客户提供数字教育资源。截至2021年3月31日,见知教育的教育内容库包括超过 25000个在线视频和视频课程,总计约4500 小时。

主营业务方面,见知教育的收入主要来源于两方面,一是教育内容服务,二是IT相关解决方案服务

招股书显示,2019年,见知教育的年度总收入为3.589亿元人民币,其中来自教育内容服务的收入为2.551亿元人民币,来自IT相关解决方案服务的收入为1.037亿元人民币;2020年,见知教育的年度总收入为4.049亿元人民币,其中来自教育内容服务的收入为3.093亿元人民币,来自IT相关解决方案服务的收入为0.956亿元人民币。

此前的招股书也显示,2017至2018年,见知教育的营收分别为1.73亿元、2.43亿元。可以看见营收呈现连续增长态势,但从增速来看,在2020年时营收的增长速度显然下滑不少,如何保证营收稳健高效增长,是见知教育值得思考的问题。

此外,从招股书披露的数据来看,教育内容服务为见知教育的主要收入来源,2019年其收入占比总收入71.1%,2020年其收入占比总收入76.4%。

教育内容服务有B2B2C和B2C两种模式。B2B2C模式指的是为国内高等院校以及其他机构客户提供在线学习平台的订阅服务,见知教育会收取校方年服务费用;B2C模式主要透过天翼视讯平台、电信供应商及微信订阅账号向个人终端客户提供教育内容以及增值移动媒体服务。

IT相关解决方案服务方面,见知教育主要通过提供定制IT系统服务的设计和开发,采购和组装从IT相关解决方案服务中获取收益。

在收入成本上,见知教育主要在库存、视频内容、员工和提供服务商品等方面需要成本支出。2019年,见知教育的年度教育内容服务的成本支出为1.875亿元人民币,IT解决方案服务的成本支出为0.403亿元人民币;2020年,见知教育的年度教育内容服务的成本支出为2.394亿元人民币,IT解决方案服务的成本支出为0.364亿元人民币。

营销与研发费用均“水涨船高”

据招股书显示,2019年、2020年,见知教育的净利润分别为8360万元和8691万元。2021年第一季度,其净利润为1228万元,同比2020年同期的42万元大增2823.8%。

见知教育2021年一季度净利润实现大增,原因与2020年时碰上的疫情有关。疫情爆发导致业务中断,大部分学校与图书馆暂时关闭,其对产品的需求下降。此外,见知教育的IT分期付款服务被延期,锁定措施被推迟,给其与客户之间的关系造成负面影响,因此2020年一季度净利润“大打折扣”。

此外,据招股书披露数据,见知教育2021年一季度销售和营销费用为265.3万元,比2020年同期的118.3万元大增124.3.%,营销费用增长速度飞快。

“营销费用高昂”是在线教育行业的通病,烧钱补贴来获客。从见知教育2021年一季度净利润来看,营销花的钱也“有所成效”,但是花重金砸钱做营销,从长远来看或许将会是一个“无底洞”。

人人都希望在短时间实现盈利,而在线教育行业不乏玩家的加入,各个玩家都花钱营销来获客,这个费用只会越叠越高。从短期来看,在线教育行业的“烧钱大战”难以结束,见知教育未来如何权衡营销费用的支出是个重要问题。

再看研发费用支出方面,见知教育2021年一季度研发费用388.7万元,同比2020年同期的177.8万元增长118.6%。截至2021年3月31日,见知教育共拥有99名全职员工,其中技术产品研发人员占比58%,为57人。

见知教育在研发费用的高投入是值得肯定的。通过研发的高投入,提升研发能力,不断充实自己的内容库,有望提升精细化运作效率,提高客户转化率,这也将成为见知教育收入持续增长的动力。

诸多风险之下能否构筑竞争壁垒?

·行业竞争风险。见知教育主要有两大业务,分别是教育内容服务和IT相关解决方案服务,这两个服务在国内均有激烈的竞争。招股书中援引弗若斯特沙利文的报告称,按2020年为高等教育机构提供数字内容的收入计算,见知教育以2020年3100万的营收规模,位列中国第七大高等教育数字内容提供商,市场占有率为1.1%。目前国内高等教育内容提供商的50%市场份额已被头部玩家占领。见知教育想在未来占取更多市场份额,还需不断提升自己的规模。

·过度依赖主要客户。见知教育的收入主要来自向客户收取费用,其收入大部分来自于主要客户,2021年一季度,见知教育的前三大客户一共贡献了48%的营收,一旦客户被竞争对手抢走,将会对见知教育业绩产生重大影响。此外,客户是否选择见知教育,还在于对其提供的内容服务与IT相关解决方案的看法,提高研发能力,扩充自身内容库存,提升技术能力,才能筑起自身竞争壁垒。

·过度依赖第三方促销公司。见知教育依靠数量有限的第三方促销公司把产品推荐给潜在客户,如其产品“鱼学移动视频包”依赖于电信供应商平台上的推广。截至 2019 年12 月31日止,见知教育年度聘请了 5 家推广公司, 截至 2020 年12 月31日止,聘请了 3 家推广公司,截至 2021年一季度,聘请3了 家推广公司 。如果这些供应商因任何原因停止向见知教育提供促销服务,则销售额和经营业绩可能会受到不利影响。

·部分产品毛利率微薄。从招股书披露数据得知,见知教育在2019年、2020年以及2021年一季度时,其“教育内容服务”里的B2C业务利润率较低。在移动视频套餐方面,为了吸引用户,见知教育花费了许多营销费用,推广费用保持在较高水平。由于花费大量营销成本,使得B2C业务利润率较低。如果无法控制个别业务盈利能力,将会对整体业务产生重大影响。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创业邦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标签: